•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 咨询热线:
    0851-85864366
    17385852625

赵新群、正安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更新日期:2019-10-28 15:06:34, 已有人参与
分享到

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03民终51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新群,女,1974年4月7日出生,贵州省正安县人,住贵州省正安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正安县人民医院,住所地:贵州省正安县凤仪镇解放街。

法定代表人:郑维辉,系该院院长。

上诉人赵新群因与被上诉人正安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正安县人民法院(2018)黔0324民初2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新群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原判,改判由正安县人民医院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二、依法改判正安县人民医院赔偿精神抚慰金30000元。事实和理由: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虽然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系医方过错行为与赵新群自身疾病共同因素所致,但赵新群的损害后果系医方漏诊、手术方式和操作不规范、未尽到相应注意义务等造成了赵新群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害,上诉人生病,是不存在过错的,因此,应由医方承担全部责任;2、因医方过错,致使赵新群身体上遭受极大痛苦,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和打击,医方应承担至少30000元的精神抚慰金。

正安县人民医院二审未答辩。

赵新群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依法判决正安县人民医院赔偿赵新群医药费等共计264898.31元。二、本案的诉讼费用由正安县人民医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03年16日,赵新群因下腹疼痛到正安县人民医院入院检查治疗,经该院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右下腹局限性腹膜炎”,并于当日做了切除手术。赵新群住院治疗至2017年04月20日出院,出院后,依照出院医嘱,断续在正安县人民医院换药治疗,但至2017年05月07日,赵新群的手术伤口一直不愈合,医方建议原告到上级医院检查治疗。为此,赵新群于2017年05月08日到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该院诊断为:1、阑尾切除术后伤口感染;2、阑尾残端瘘。该院分别于2017年08月01日和同月21日两次对其作了手术。赵新群在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至2017年09月14日出院,出院诊断为阑尾切除术后憩室瘘。赵新群在正安县人民医院治疗共计花去医疗费及检查费用为16406.19元,赵新群支付了4865.03元,其余医疗费用系合作医疗报销;赵新群在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共计花去医疗费及检查费用为78040.17元,原告支付了3000元,医方支付了10025.08元,其余医疗费用系合作医疗报销,赵新群另行支付了其他服务费150元。双方因本次医疗行为发生纠纷后,经正安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委托遵义市医学会作医疗事故鉴定,遵义市医学会于2017年11月24日作出遵义医鉴【2017】120号医疗事故鉴定书,结论为:本案例不属于医疗事故。2018年01月15日,赵新群向本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赵新群申请要求对医疗损害责任以及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进行鉴定,经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分别作出渝法医所【2018】临床G鉴字第52号、渝法医所【2018】临床K鉴字第26号鉴定意见书,意见为:贵州省正安县人民医院在对赵新群医疗行为中存在过错,其行为与患者自身疾病为共同因素致患者的损害后果;赵新群的空腔脏器部分切除术需误工120日,护理60日,营养120日。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执焦点:一、正安县人民医院在对赵新群的医疗行为中是否存在过错?导致赵新群损害的因素有哪些?正安县人民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责任如何划分?二、赵新群的损失如何确定?

关于本案争议的第一个焦点问题。赵新群因下腹疼痛到正安县人民医院入院检查治疗,经该院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右下腹局限性腹膜炎”,并于当日做了切除手术,赵新群住院治疗至2017年04月20日出院后断续在正安县人民医院换药治疗,至2017年05月07日,赵新群的手术伤口一直不愈合,导致其到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并住院治疗,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阑尾切除术后伤口感染、阑尾残端瘘。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为赵新群进行了两次手术,其于2017年09月14日治愈出院。根据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分析,首先,医方(正安县人民医院)在手术中发现阑尾已穿孔,且根部水肿严重,但未见有对回盲部探查描述的结果,而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憩室瘘。正安县人民医院漏诊了憩室瘘,手术操作不规范;正安县人民医院的手术记录:暴露阑尾,切除阑尾。则医方应对阑尾周围脓肿的大小及脓肿壁进行描述,以准确判断是否引流或切除,因为阑尾残端难以闭封时易出现残端瘘。实施结果是伤口及残端经久不愈,致憩室瘘形成,所以,医方手术方式处理不规范,未尽相应的注意义务,存在过错。其次,医方对患者(赵新群)进行了阑尾切除术,术后伤口感染,伤口流液,患者入住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该院诊断为:阑尾残端瘘。择期进行了剖腹探查术、肠粘连松解术、回盲部切除术,肠切除肠吻合术,出院诊断:阑尾切除术后憩室瘘。患者的损害结果是:阑尾切除术后所进行的回盲部切除术,肠切除肠吻合和肠粘连松解术。医方的过错行为是,未尽手术探查的注意义务,漏诊了憩室和未尽手术方式处理的义务,未按阑尾周围脓肿的处理原则实施,从而导致了术后伤口感染,残端经久不愈,致憩室瘘发生。因此,医方的过错行为与患者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再次,急性阑尾炎和憩室系患者自身疾病,手术存在一定的风险,故疾病自身和手术风险有一定的参与度,所以医方的过错行为与患者的自身疾病为共同因素致患者的损害后果。综上,鉴定机构作出的“患者的损害后果是医方过错行为与患者自身疾病共同因素所致”的意见,客观合理,法院予以采纳,医方在对赵新群的医疗中存在过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五十四条的规定,正安县人民医院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赵新群的损害后果是医方过错行为与赵新群自身疾病共同因素所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可以减轻医方的责任,但鉴定机构对原因力大小并未说明,根据鉴定意见的分析和结论,法院认为应由正安县人民医院承担50%的责任为宜。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赵新群请求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精神抚慰金属于本案赔偿的范畴。鉴定费系专业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向专业机构支付的费用,与该医疗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应纳入赔偿项目。(1)医疗费,赵新群在正安县人民医院共花去医疗费16406.19元,其中赵新群支付了4865.03元,在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共计花去医疗费及检查费用78040.17元,其中赵新群支付了3,000.00元,正安县人民医院支付了10025.08元,赵新群另行支付了其他服务费150元,以上赵新群支付的医疗费共计8015.03元,医方支付了医疗费10025.08元。对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报销的部分,虽然已由医疗保险报销,但属于赵新群的损失部分,赵新群的医疗费报销是基于社会保险制度对受害人的一种基本社会保险,而不是因侵权受害人所获得的利益,他人的侵权责任不能因为受害人获得社会保险的给付而减轻或者免除,因此,赵新群主张合作医疗费保险报销的医药费54990.01元,未超出实际报销金额,应当计算为赵新群的医疗费损失,对赵新群主张由正安县人民医院赔偿已报销部分的医疗费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即赵新群的医疗费损失为:73030.12元(8015.03元+10025.08元+54990.01元);(2)误工费,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赵新群空腔部分切除术需误工120日,法院予以采纳,因其没有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参照2017年03月22日贵州省统计局、国家统计局贵州调查总队发布的《2016年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的农、林、牧、渔业工资标准计算,为:(53874元/年÷365天×120天)17712元;(3)护理费,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其空腔部分切除术需护理60日,因赵新群没有举证证明护理人员的收入情况,参照上述《公报》公布的居民服务业标准计算,为:6287.01元(38246元/年÷365天×60天);(4)住院伙食补助费,依照鉴定意见,按住院120日计算,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标准,计算为:75元/天×120天=9000元;(5)营养费,依照鉴定意见,按每天30元计算,为:30/天×120天=3600元。(6)交通费,赵新群提供的票据显示,其丈夫从外地务工返回,其中2017年05月04日,乘坐动车(金额26

编辑:温钦友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在线咨询

微信二维码温钦友律师:贵州唐德律师事务所主任,硕士学历,获北京大学法学院学士学位,贵阳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金融保证证券专业委员会委员,民革贵州省委法律服务中心委员,自执业以来坚持认真、负责的执业操守,十余年丰富执业经验,24时法律咨询电话:13984308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