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 咨询热线:
    0851-85864366
    17385852625

贺许娥等4人与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案

作者: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更新日期:2019-10-28 14:49:25, 已有人参与
分享到

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惠城法民一初字第1642号

原告:贺许娥,女,汉族。

原告:凌伟华,女,汉族。

原告:凌艳华,女,汉族。

原告:凌江华,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黄艳军,系广东东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范宇翔,系广东东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桥东学背街。

负责人:马显力。

委托代理人:欧惠忠,系广东惠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诉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及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黄艳军,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欧惠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被告诉辩争议

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诉称,2013年8月14日,受害人凌立本到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处进行了全面体检,体检报告显示受害人心肺无异常,肿瘤三项正常,身体状况良好,但2013年10月29日,受害人突感身体严重不适,原告遂立刻带其到惠康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受害人肺部有7.1CM大的肿瘤,且已扩散至纵膈肺门。原告得知检查结果后,立刻带受害人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治疗,但由于疾病发现时间太晚,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受害人最终因治疗无效,于2013年11月29日离开了人世,受害人的去世给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悲痛,而这一切都是被告没有责任感,漏检病情、延误治疗所致。2014年3月13日,惠州市医学会作出惠州医鉴(2014)010号《医疗事故鉴定书》,认定被告的本次诊疗行为为最严重的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对受害人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为受害人讨回公道,原告多次要求被告予以赔偿并道歉,但被告均置之不理,无奈之下原告只得诉至贵院,请依法判令: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受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费用等共计人民币162024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辩称,1、本案的案由应当定为医疗事故纠纷,理由如下:1、本案已经惠州市医学会于2014年3月13日做出了相关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结论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乙方应承担轻微的责任;2、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纠纷的若干指导意见,对已经做出构成医疗事故的案件,应将案由定为医疗事故纠纷,如果鉴定结论为不构成医疗事故的,可由当事人在向法院申请将案由变更为医疗损害侵权;3、我方尊重惠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由于胸透是属于辅助检查的手段之一,在做出诊断的时候,也难免出现误诊、漏诊,我方认为惠州市医学会的结论是客观的;4、我方针对原告的诉求恳请合议庭对其计赔项目及标准予以核实,并根据省高院的意见赔偿数额不超过总损失10%,综上所述本案案情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恳请合议庭依照相关规定,根据我方的意见予以评判。

审理查明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14日,原告的贺许娥的丈夫凌立本到被告惠州市第三人医院体检,体检结果为胸部透视未见异常,肿瘤三项阴性,体检报告正常。2013年9月16日患者出现咳嗽、头痛,到当地卫生院对症治疗,2013年10月29日症状加重咳痰带血丝,到惠州惠康医院行肺CT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肺部有7CM大小肿瘤,扩散至纵隔肺门,患者于2013年11月5日到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诊治,胸部CT结果显示:肿块大小7.7×6.3cm,考虑右肺下叶周围型肺癌,诊断:肺下叶恶性肿瘤(左下肺癌cT4N3MOⅢB期)进行化疗。2013年11月29日患者凌立本因肺癌晚期死亡。原告认为被告对凌立本的体检存在失误,错失了对患者及时治疗良机,患者死亡与被告的医疗行为有因果关系。惠州市卫生局委托惠州市医学会对凌立本与被告之间医疗争议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惠州市医学会于2014年3月13日出具惠州医鉴(2014)010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本医疗争议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应承担轻微责任。

原告在被告处进行体检产生检查费3062.2元,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共产生医疗费31181.32元,共计34243.52元。

凌立本生前系农业家庭户口,1950年1月22日出生,惠州市光耀物业服务有限公司荷兰水乡服务中心出具《证明》,称原告凌伟华系荷兰水乡一期5栋3A业主,其父母即凌立本与原告贺许娥于2009年2月至2013年11月29日居住在该物业。惠州市公安局东湖派出所确认上述证明内容属实。凌立本生前在惠州市星宇达计算机有限公司工作。

另查,原告贺许娥系凌立本的妻子,原告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系凌立本的子女。

裁判理由与结果

本院认为:本案系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本案的赔偿项目、计算标准是适用《侵权责任法》还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法发(2010)23号)第一条“侵权责任法施行后发生的侵权行为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的规定,本案侵权行为及侵权结果均发生在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依法应适用《侵权责任法》。

惠州市医学会惠州医鉴(2014)010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本医疗争议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应承担轻微责任,符合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信。结合被告及各患者家属即各原告对损害后果的过错程度及损害程度,对于患者的死亡,由被告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及《广东省2013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原告的损失有:1、医疗费34243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为550元(50元/天×11天);3、丧葬费为27842元(55684元/年÷2);4、陪护人员住宿费1650元(150元/天×11天);5、死亡赔偿金为513854.07元(30226.71×17年),死者生前虽为农业家庭户口,但据原告提交的证据其生前已在惠州市生活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故原告主张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理由成立,凌立本死亡时满63周岁,计算17年;6、原告主张的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酌定为1000元、住宿费为3150元(150元/天×7天×3人)、误工损失3244.92元(56401元/年÷365天×3人×7天)。以上各项费用合计585533.99元,被告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即58553.40元。原告诉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本院酌定为20000元。关于原告贺许娥诉请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因原告贺许娥与凌立本系夫妻关系,并非凌立本的法定被扶养人,故对该项诉讼,不予支持。综上,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78553.4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赔偿78553.40元。

二、驳回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310元(原告预交),由被告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负担700元,由原告贺许娥、凌伟华、凌艳华、凌江华负担6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艳

代理审判员  尹海霞

人民陪审员  杜小珍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日

书 记 员  梁红玉


编辑:温钦友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在线咨询

微信二维码温钦友律师:贵州唐德律师事务所主任,硕士学历,获北京大学法学院学士学位,贵阳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金融保证证券专业委员会委员,民革贵州省委法律服务中心委员,自执业以来坚持认真、负责的执业操守,十余年丰富执业经验,24时法律咨询电话:13984308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