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 咨询热线:
    0851-85864366
    17385852625

韩美娟、孟菲诉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作者: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更新日期:2019-10-28 14:45:42, 已有人参与
分享到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皇民一初字第661号

原告韩美娟。

委托代理人王长亮,系沈阳平盛医患纠纷服务事务所主任。

原告孟菲。

委托代理人王长亮,系沈阳平盛医患纠纷服务事务所主任。

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住所地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南大街**。

法定代表人王树东,系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姜曼,系医院法律顾问。

原告韩美娟、孟菲诉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年芳芳独任审理,于2014年4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韩美娟、孟菲及其委托代理人王长亮、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委托代理人姜曼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韩美娟、孟菲诉称,2012年9月10日6时30分,原告韩美娟陪同孟敏以主诉“无诱因出现左侧肋弓下缘疼痛2小时”到被告医院急诊就诊。被告门诊经过对孟敏临场查体,行双肾彩超检查,彩超显示“左肾积水伴输尿管上段扩张”,以“左肾积水”为初步诊断,于当日7时许将孟敏收泌尿外科住院治疗。孟敏入院后,原告向被告主诉“既往患有高血压5年,血压最高180/100MMHG,患有糖尿病5年,最高时空腹23MMOL/L”并着重向被告说明“既往患有心绞痛病史”。但由于被告对孟敏的临床指证,没有及时进行相关项目检查,在心电图示“ST段改变,可疑前壁中隔,心肌梗塞”,又没有履行法定谨慎注意义务,及时进行“冠状动脉照影”检查,贻误病情诊断,延误治疗,造成不可逆转死亡的人身损害后果。被告医疗行为与孟敏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495.28元、伙食补助费50元、护理费90.46元、误工费1247.96元、交通费200元、丧葬费21251元、死亡赔偿金46446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9564元、鉴定费3500元、复印费351.5元,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辩称,1、本案在诉讼过程中已经沈阳市、辽宁省医学会鉴定终结,沈阳市医学会鉴定结论为一级甲等轻微责任,辽宁省医学会鉴定结论为一级甲等次要责任,综合两级医学会的专家分析意见,我院认为,我院在本例纠纷中承担的责任比例应在20%比较适宜。2、关于原告所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事宜,由于本案是医疗纠纷,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而在该条例中并未规定死亡赔偿金这一赔偿项目,因此不应予以支持。3、关于原告主张的各项费用,请人民法院依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在合理划分责任比例的情况下,作出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10日,患者孟敏以“左侧腰腹部疼痛2个小时”为主诉入住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T37.0℃,P86次/分,R16次/分,BP140/80mmhg;既往:高血压5年;糖尿病5年;冠心病3年。查体:神志清楚,心肺腹无异常,左肾区、输尿管行径区叩痛。辅助检查:WBC12.38×10°/L;泌尿系彩超提示:左肾积水伴输尿管上段扩张。初步诊断:左肾积水: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给予止痛、解痉、抗炎对症治疗。因心电图示前壁中隔心肌梗死,可疑异常Q波,请心内科会诊,14:36心内科会诊诊断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高血压病3级,建议行冠状动脉照影检查。给予立普妥、伊姆多治疗。18:25内科代班急诊会诊意见:结合患者既往病史及目前心电图改变,急性前壁心梗诊断明确。给予硝酸甘油静点扩冠治疗。18:45病程记录:患者呼吸急促,口唇略发绀,双肺听诊闻及水泡音,考虑急性心梗合并及急性左心衰;19:15患者神志恍惚,呼吸表浅,给予辅助呼吸、胸外按压等,肌钙蛋白回报示3.10NG/ml,支持急性心梗诊断。继续抢救治疗无好转,21:28死亡。患者孟敏在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因治疗发生医药费3409.81元,其中统筹支付1914.53元,现金支付1495.28元。原告以被告的诊疗行为构成医疗事故为由起诉来院。

案件在审理中,我院依法委托沈阳市医学会进行鉴定。2013年9月25日沈阳医学会作出沈阳医鉴(2013)07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根据医患双方提供的病历等材料,经专家鉴定组现场询问、调查,讨论分析,综合意见如下:1、根据患者病史、体征及辅助检查,医方诊断左输尿管结石、左肾积水、高血压、冠心病正确,给予止痛、解痉、扩冠等治疗,不违反医疗常规。2、医方心内科会诊时,心电图显示V1-V3为QS型,V5、V6T波低平,应考虑心梗分期待定,医方未能及时交代和重视病情,对患者心脏疾病未能进一步明确诊断,治疗不全面,为医方医疗过失。3、医方病程记录记载不完善;心电图标注时间不准确,为医方不足,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4、患者因疼痛,医方给予盐酸布桂嗪(强痛定)和哌替啶(杜冷丁)用法、用量合理,对患者病情无影响。5、患者因左输尿管结实所致左侧腰腹部疼痛入院,无典型心脏病表现。患者有明确的心脏病基础,疼痛可诱发或加重心脏病发作,该患病情进展迅速。患者死亡主要与自身疾病因素有关,与医方医疗过失也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综上所述,本例医疗争议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轻微责任。本院依法向原、被告双方送达该鉴定书后,原告不服,向本院提出由辽宁省医学会组织再次鉴定的申请。

2014年2月27日辽宁省医学会作出辽医会医鉴字(2014)040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根据医患双方提供的材料及陈述,专家组合议意见如下:1、患者因左侧腰腹部疼痛就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方急诊对患者症状的鉴别诊断考虑欠充分,相关检查不完善,例如心电图、尿常规检查。2、入院后常规心电图检查提示前壁中隔心肌梗死,请心内科会诊符合诊疗常规,会诊医师对心电图解读存在失误,相关建议不到位,延误诊断治疗时机。3、医方内科第二次会诊后,抢救治疗措施基本得当。4、医方告知文书存在缺欠。结论为,本例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原告支付鉴定费3500元。

另查,原告韩美娟为患者孟敏的配偶,原告孟菲为患者孟敏的长女。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原告提供的住院病志、医疗费收据、沈阳医鉴(2013)07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辽医会医鉴字(2014)040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等证据在卷佐证,经本院质证后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到被告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与被告医院建立了医疗合同关系,现经沈阳市医学会及辽宁省医学会两级鉴定,原告在治疗过程中被告医院存在过失并构成医疗事故,现辽宁省医学会最终鉴定结论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本院对此鉴定结论予以认可,被告医院应按该事故的责任划分承担相应40%的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1495.28元一事,经查原告在被告医院支付医药费3409.81元,其中统筹支付1914.53元,现金支付1495.28元,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医疗事故赔偿,按照下列项目和标准计算:(一)医疗费:按照医疗事故对患者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计算,凭据支付,但不包括原发病医疗费用。结案后确实需要继续治疗的,按照基本医疗费用支付。”的规定,原告因“左侧腰腹部痛疼2个小时”入住被告医院泌尿外科病房医疗,由此发生的医疗费均为治疗原发病医疗费用,根据被告单位出具的《关于孟敏抢救治疗费用的说明》记载该期间原告发生医疗费数额为1577.72元。对于原告因被告内科会诊存在过错直至死亡期间发生的医疗费不属于治疗原发病费用1832.09元,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单位应根据责任比例40%予以赔偿原告733.16元。对于被告主张扣除医保报销部分的主张,医疗保险报销部分为原告与医保机构之间形成的合同关系,被告无权主张扣除该部分费用,对于被告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误工费1247.96元一事,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医疗事故赔偿,按照下列项目和标准计算:(二)误工费:患者有固定收入的,按照本人因误工减少的固定收入计算,对收入高于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3倍以上的,按照3倍计算;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医疗事故造成患者死亡的,参加丧葬活动的患者的配偶和直系亲属所需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参照本条例第五十条的有关规定计算,计算费用的人数不超过2人。”的规定,原告主张患者孟敏及作为患者直系亲属的原告因处理患者孟敏丧葬活动发生的误工费,本院应予支持,但因原告未能提供患者及其直系亲属的收入证明、误工证明,故对于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本院参照辽宁省上一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中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年收入23223元计算,考虑患者孟敏的住院时间为1天,原告处理丧事误工3天,原告的误工费应为445元,被告医院按40%比例应予以赔偿178元。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护理费90.46元一事,原告在被告医院住院治疗1天,医嘱为

编辑:温钦友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在线咨询

微信二维码温钦友律师:贵州唐德律师事务所主任,硕士学历,获北京大学法学院学士学位,贵阳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金融保证证券专业委员会委员,民革贵州省委法律服务中心委员,自执业以来坚持认真、负责的执业操守,十余年丰富执业经验,24时法律咨询电话:13984308181